蓝月亮新闻" target="_blank">| 凰羽资讯
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壬岷 · 2018-08-17 · 来源:红墙往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方面,他们是革命家,是打过仗、真的搞过革命;另一方面,建国以后,他们开始负责具体的行政事务,他们的气质,开始更多的倾向于职业官僚
火星音乐网 申请人用支付宝扫一扫回执单上的条形码就可进行缴费,最快仅需5秒,免去了排队缴费的步骤。

  2018-08-17,原副总理、被誉为“改革八贤”之一的谷牧逝世。谷牧被媒体称为“改革开放的操盘手”,扮演着多个角色:他既是开放政策的探索者,又是政策的推行者。

  就在谷牧逝世10个月前,《北京日报》于1月11日刊发了谷牧的新作《新中国前30年不开放是因毛泽东的失误的看法不符合历史的真实》,他在文中指出:

  国际社会中,包括若干对我国很友好的人士,似乎有个看法,认为毛主席忽视国内建设与世界经济的联系。时下国内也有些人,主要是青年人,认为新中国成立后的20多年间,我国的对外经济关系基本是个空白。

  这类看法,不符合历史的真实,因而也就无助于总结历史经验。的确,新中国成立后的20多年间,我们与世界经济的联系松散。但是,这主要不能归因于我国,更不是中央决策的失误,主要原因是帝国主义的封锁

  ……

  关于新中国的对外经济关系,毛主席有明确的基本构想……

  为了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新中国成立之初,毛主席赴苏联谈判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其后,由周恩来、李富春等同志与苏联具体商谈,从苏联引进建设了156个工业建设项目。20世纪60年代初苏联背信毁约时,建成或基本建成149个。这些大项目成为我国工业的骨干,使我国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

  ……

  与此同时,我国还积极开展与民族独立国家的贸易往来……还努力同日本等国发展民间贸易,从1952年至1955年,先后同日本签订了三个民间贸易协议……

  与谷牧晚年这个评价有所不同的是,改革伊始谷牧的说法。

  谷牧曾于1978年5月至6月率团考察西欧,美国学者傅高义在《邓小平时代》一书中写到:“它和1978年8月的中共十一大及同年12月的三中全会一起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三个转折点。”傅高义为什么给出这么高的评价?因为谷牧的这个考察团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首次向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派出的国家级政府经济代表团。

  回国后,谷牧说:“过去,‘四人帮’搞闭关锁国,夜郎自大,吹嘘什么都是‘天下第一’,什么都是我们的好,走出国门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两个评价多少有矛盾之处,一方面是出于政策合法性的需要,另一方面则体现了当事人的复杂心态。

  文革期间,谷牧被整,据说因为红卫兵武斗伤及脊椎,其人对文革的痛恨可想而知。后来谷牧被周总理力保下来,特别是九一三事件之后,成为周总理的左膀右臂,跟着周总理处理了很多具体经济事务。

  谷牧这一类人不是帅才,没有那么多传奇色彩,却是实实在在在一线的人;虽不是帅才,但是是将才,是可以独当某一方面,做事情的人。

  谷牧这一代人,身上有一种交集的气质:一方面,他们是革命家,是打过仗、真的搞过革命;另一方面,建国以后,他们开始负责具体的行政事务,他们的气质,开始更多的倾向于职业官僚,凡事考量的出发点,开始向务实的、具体的方向倾斜,在等级分层上他们也逐渐认同科层体制的那一套。“风庆轮事件”多少可以折射出这一类“职业官僚”的心态和处事方式。

  20世纪70年代初,石油能源危机影响到世界各国,使运输业萧条,远洋运输也不景气,一条万吨级的轮船花原价的20%就能买来,运输部门提出要买一批二手外轮。

  1963年,中国第一艘万吨轮“跃进号”首航因为触礁不幸沉没,对万吨轮建造事业的打击十分沉重。不过,两年后万吨轮建造事业开始顺利起来。1965年由江南造船厂造的东风号远洋货船交付试航,1969年第一艘万吨油轮大庆27号下水。到1973年由上海江南造船厂建造的万吨轮风庆号完工,中国大陆建造的万吨级轮船已经有10艘左右。

  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缓和,加快了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购买一批外轮就发生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有了外轮可买,运输部门的官僚就开始对国产万吨轮横挑鼻子竖挑眼。

  交通部所属的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上海分公司买下风庆轮后认为:该轮的主机性能不适于远洋航行,规定其只能在近海航行。但在“批林批孔”运动中,船厂工人和该轮海员贴出大字报,要求风庆轮远航,令中国远洋运输公司诧异的是,自己公司的海员竟然也要贴自家的大字报。

  1974年4月,在大字报和大批判的重重压力下,交通部分析了风庆轮建造以及轻载、重载两次试航的情况的技术状况,批准了远洋运输公司的申请,决定让风庆轮运送一万多吨粮食到罗马尼亚,5月4日启航。

  请注意这个时间线,1973年风庆轮建造完工还未进行充分的试航;1974年4月,交通部迫于压力突然宣布风庆轮要“满载”“远航”;准备时间只有不足一个月。

  这下,连力主重用国产轮的上海市革委会主任马天水也紧张了,改革开放以后,在批判文革派的文章中这样记载了马天水的话,“有人故意下令远航,是要整我们,想要我们好看。”当时的市革委会常委黄涛等人也一改以前的说辞,表示“风庆轮远航不该一下就跑这么远,风险太大,该先跑几趟近洋。”作为张春桥的罪状,文章也记载了张C桥的话“风庆轮即使沉了,也是个胜利”。

  其实,交通部的指令已经下达,张、马等人又能说什么呢?难道主动退让?这样只会给交通部的官僚继续拒绝国产轮留下口实。

  以下是文革时期的新闻稿,反映了当时船厂工人和中远船员加紧协作的场景以及风庆轮远航的情况:

  全部国产设备的万吨轮风庆号,第一次航行就远赴欧洲,这是前无古人的业绩。一些人胡说,这是要出“风头”,有些人则是忧心忡忡。同这些人的精神状态截然相反,“风庆”轮全船上下,一片欢腾,象迎接盛大的节日。他们认为,“风庆”轮远航是大长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人民的志气。

  在出航前的时间里,船员们一边批林批孔,一边紧张而认真地进行准备工作,进一步熟悉船上各类设备。二副带领一个小组负责维护导航仪器,他们一丝不苟地学习技术。船上各类电器线路,交织如网。电机员朱恒福带领三名新手,从上到下,从船头到船尾,看着图纸,把每条线路的来龙去脉摸得清清楚楚。江南造船厂和各配件厂的工人也纷纷上船,帮助船员熟悉各种设备的性能。船员和工人对于我国自己建造的万吨轮,千抚摸,万端详,热爱船上每一个螺丝,每一根管道和阀门,每一个部件。这种感情,鲜明地表现了我国工人阶级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他们决心让“风庆”轮漂漂亮亮地跨入世界远洋船队的行列,成为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间一座友谊的桥梁。

  “开争气船,做争气人”,这是“风庆”轮船员在远航中提出的响亮的口号。他们怀着崇高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兢兢业业,艰苦工作,维护和保养好每一项设备,每一个部件,每一件货物。“风庆”轮装载着一万一千多吨大米,运往罗马尼亚。大米是很难运的一种货物,它在货舱里堆藏有两个月,由于船舶航行地区的纬度不同,经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气候的变化。在各种险恶的环境里,大副周钧庭带领护粮小组的全体同志,坚持每天三次到五个货舱去逐个检查,根据不同的气温、舱温、米温,适当调节温度。他们在货舱里爬来爬去,累得满头大汗。两次经过赤道时,大舱气温高达四十度,护粮小组的同志日夜注意通风,由于船的水密性能良好,空气调节设备先进,米温始终没有超过三十度。一万一千多吨大米保质保量运到交了货。

  在黑海之滨的一个港口,引水员上船时面露愁容。原来,“风庆”轮要去靠泊的码头,挤满了船只,航道狭窄。引水员十分担心主机和舵机的性能是否良好。事实给了他最好的回答。“风庆”轮在船员熟练的操纵下,左右、进退,每一个动作从发出口令到机器运转,都在几秒钟内就准确地完成了。当“风庆”轮安全靠上码头,引水员露出满意的微笑,连声说:“船好,船员技术也好!”

  好望角航程,是对万匹主机的一次严峻考验。那时,主机连续不停地运转了十八天半,在绕过好望角时,又遇到了八级大风巨浪。好望角天气变化大,从来就有“好望不好过”的说法。这天,大风在整个洋面掀起万顷狂涛。浪乘风势,风助浪威,雷电交加,雨雾茫茫,整个洋面激烈地动荡,船只一会儿被托上高高的波峰,一会儿又钻进深深的浪谷。然而,“争气机”照样锵锵有声地飞快转动,“风庆”轮劈风斩浪,高速前进。银色的飞鱼随着浪尖抛上甲板。船员们风趣地说:“海龙王见了新船新主人,送来的礼物我们收下了。”

  曾经有人定出这样的清规戒律:“国产船不装备进口的雷达,不得航行远洋。”有人说:“国产雷达只能显出三浬内的影像,没有用。”事实给了他们最好的回答:在波涛起伏的太平洋之滨,一天傍晚,根据推算,五十浬外有几个岛屿。国产雷达的荧光屏上清晰地显现出几个光点,在四十八浬外正是某岛。船长又移动荧光屏上的扫描中心点,五十浬外的目标也显现出来。在五个月的使用中,国产雷达性能始终良好,完全符合远洋航海的要求。

  电罗经是指示航行方向的重要仪器。有人也曾经断定,国产电罗经经不起赤道高温的考验,不适应远航。然而,上海航海仪器厂工人想方设法提高了这种产品的质量,使电罗经的工作温度从摄氏四十五度提升到五十五度,这次航程中工作一百二十天,始终保持了良好的技术状况。

  不是有人担心国产的收发报机灵敏度差吗?事实是:国产的收发报机频率始终稳定,灵敏度高,选择性好。

  风庆轮顺利返航后,“四人帮”围绕风庆轮事件发力批判“洋奴哲学”,这在后来成为“四人帮”的罪状之一。

  风庆轮下水出航的时刻,交通部门连个像样的欢送仪式都没搞;风庆轮顺利抵达罗马利亚时,《人民日报》却只在夹缝中刊登了消息,引得张C桥大为恼火。风庆轮在返航过程出现了轮船常发的机械故障,返航途中报告已经打回来,交通部门借机发难,这些问题在文革以后还被作为贬低、否定风庆轮的证据。但工人阶级奋战的风庆轮,成绩是主要的,问题是次要的。

  风庆轮之后,中国造船业迎来了大繁荣:

  1976年,我国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西湖号”5万吨远洋货轮下水;

  1976年马来西亚爱国华侨向上海中华造船厂订购一艘3700吨货轮,成为新中国首个出口船订单;

  ……

  2006年中国获得造船订单总量达到1470万吨,首次超越日本,位居世界第二并跻身世界造船业“第一方阵”。

  人家资本主义已经发展了两百多年,进口的设备肯定比国产的好用,“职业官僚”站在个别部门、短期利益的角度考虑,自然而然得出造不如买的结论。但风庆轮事件中,造船厂工人和中远海员为代表的工人阶级的觉悟显然远远高于这些“技术”娴熟的“职业官僚”。这远不仅仅是所谓的民族自豪问题,它直接决定了社会主义工业体系的发展命运以及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

  “四人帮”真的如谷牧所说的认识不到技术差距,“闭关锁国,夜郎自大”吗?既然如此,又何必搬出“运十模仿波音707”的论调攻击运十呢?相较风庆轮,晚生几年的运十飞机显然就没那么幸运了。

  运十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在2007年6月一次谈话中曾说过:“当时的民航部门只是运作部门,不管设计,他认为哪个好就买哪个。中国现在一些人,已经在利益上跟国外有着讲不清的关系,在他们概念中,说外国一点不好,就像伤了他们祖宗一样。”

  还有人对高层进行信息封锁,过滤,运十飞拉萨时,请国务院值班副总理谷牧批准,问题是谷牧居然之前没有听说过中国已经有了大飞机,而且试飞过几次。谷牧听了汇报,看过运十的照片,高兴地说:“从来没有人向我说过这架飞机有这么大!”当即批准运十进藏试飞。

  刚刚收到运十试飞拉萨成功喜报的谷牧,又给运十下达了飞行任务——运输救灾物资。接下来的10天,运十连续6次飞抵拉萨,运送了40吨紧急物资。看着运十在成都机场频繁起降,连平时飞成都、拉萨航线的飞行员都惊奇:这哪里是一架在试飞的飞机,比我们飞得都勤!七次飞抵拉萨贡嘎机场,成了运十最为辉煌的一段历史,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成为运十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此后不久,运十便停止了飞行。

  最后拍板运十下马的不知道是不是谷牧,但民航部门的技术官僚的确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们一方面拼命诋毁运十是文革产物,是“四人帮”的政绩工程,这话对于谷牧这样的文革中受到伤害的高层无疑是有很大杀伤力的;另一方面,据后来给“下马运十”洗地的工业党所述,飞完拉萨以后运十“机体大梁弯曲变形,随时有解体的危险”。

  运十存在的缺陷即便存在,最后的现实却是国家没有再给运十改进的机会,拒绝拨付运十完善研制的最后3000万,直接让运十下马。

  不必怀疑谷牧发出“从来没有人向我说过这架飞机有这么大”的惊叹的真诚情感,但“职业官僚”为了追求短期出效果的实用主义思路决定了他们不愿意继续勒紧裤腰带创业,而是很自然地选择了“造不如买”的路子,自觉或不自觉地改变着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单讲工人阶级的变化,风庆轮时期不同部门、不同公司(买方与卖方)的工人阶级的大联合、大协作的场景不再有,取而代之的是相互争利、相互搏杀、相互扯皮。

  如前所述,谷牧这一代人也是参加过革命的,革命情怀肯定有,只是不同人保留的不一样。相较于那些抱着“打天下、坐天下”的人,谷牧治家还算严谨,儿子经商也是大环境下都这么干,而且犯了事的那个还是背着谷牧干的。如此,就不难理解谷牧痛恨“四人帮”,却在晚年要为四人的后台毛泽东辩护了。然而,也仅此而已,“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惜善恶观的问题不是根本问题,阶级立场却是截然不同的。谷牧的辩护还是站在对外开放的角度展开的,对于怎样开放的反思丝毫没有触及。

  邓力群、胡乔木与谷牧大抵是同一时代的,改开初期他们都对毛主席有过很多非议,但“更忠于理想”的邓力群、胡乔木最终与主流的“职业官僚”系统分道扬镳,最终被边缘化。1984年,谷牧担任中国孔子基金会会长,倡导、推动对孔子学说的研究、传承和发扬。相比之下,“更忠于理想”的邓力群、胡乔木等人肯定不会这么干。

  延伸阅读

  高海安:毛泽东与谷牧的真实故事

  谷牧同志自新中国成立之后,任济南市委书记的几年间。由于工作出色,主席尽管未曾与其谋面,但三次将济南市委的报告批示给全国。例如:主席于2018-08-17批示道“兹将济南市委二月五日关于五反斗争的报告发给你们仿行,并在党报上发表,济南市委的领导艺术是成熟的,各城市正在开展五反斗争,必须研究济南同志的经验。”批示肯定了济南市委工作同时,对谷牧的领导才能也给予了表扬。紧接着,主席即借视察之际,接见并当面考察了谷牧同志。

  1952年上半年,主席南下视察途经济南。他未下车而是召谷牧上车,陪他一道南下视察。

  在火车上,主席开门见山道:“你的报告我看过了,济南的工作做得不错吗!”谷牧作简要汇报后,主席话题一转,上下古今地聊了起来。主席问道:“济南因何得名呀?”“因为它在济水之南”谷牧答曰。“济水现在为什么找不到了?”主席自问自答曰:“济水在山东的河道被黄河夺去了,你回去查查书,入乡问俗,在一个地方工作,就要了解那里的情况,包括现实情况和历史情况。”谷牧凝神聆听,主席又问道:“诸葛亮是哪里人?”谷牧是个文化人,读书也不少,就据史书所载答到:“山东临沂人,后来移居河南南阳、湖北襄阳。”“诸葛亮为什么姓诸葛?”这一下,主席考住了谷牧。“你看过陈寿的《三国志》吗?可以查一查《诸葛瑾传》。”主席解释说:“孔明先生本姓葛,后来移居阳都(临沂古称)阳都的葛氏是当地大族,排挤外地姓葛的。孔明因自己来自诸城,故改称诸葛,以别于当地葛姓,后代相沿,就姓了诸葛。”

  说话间就到吃午餐的时候,主席对同行两位老同志风趣地说,你们“靠边站”,我要同年轻同志吃顿饭。当上来鱼时,主席问道:“你说什么鱼好吃?”谷牧家乡荣城,自小在海边长大,便随口举了几种海鱼。

  主席不赞成地说道:“书上不是说鲈鱼,就是松江的鲈鱼最美味吗?”谷牧反驳道:“海洋占地球面积三分之二还多,海水鱼的品种远较淡水鱼多。”主席坚持道:“我吃过的鱼还是淡水鱼好吃。”谷牧看主席挺较真,便耍了个小聪明:“主席,淡水、海水鱼里,都有好吃的鱼,但最好吃的是咸淡交汇处生长的鱼,胶东的嘉吉鱼就是这类鱼中的优良品种。”“你还有些关于鱼的知识,可以当个自然科学家,不过我还是喜欢吃淡水鱼。”

  当主席看到沿铁路山上光秃秃的,说:“这里的山上为什么不长树?”“从前有些树,在战乱中被破坏了。”谷牧答。“这是个原因,在苏区时国民党围剿我们,也毁了很多树,但过不久就又长起来了。”“南方雨水多,树长得快,山东气候干旱,树木生长受到影响。”主席风趣地说:“你说的理由不对,古代山东树木也很茂盛,《水浒传》写的武松打虎的景阳岗,树就很多嘛!”

  笔行至此,我想起一段王芳(前国务委员、原公安部长)叔叔亲口讲的与之有关的一件趣事:1953年30日晚,浙江省委请主席吃饭,时任公安厅长的王芳与主席同坐一桌。席间,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指着王芳说:“王芳同志的名字应该改一改。一个山东大汉,名字怎么像女人似的,认识的人还好,不认识的还以为是个女同志。”主席多喝了点酒,红光满面,谈笑风生,也指着王芳说道:“你们同意,我不同意!你山东绿化这么差,到处荒山秃岭,山上不长树,有的连草都不长。你王芳头上刚刚长了一棵草,就要除掉它,我不同意。什么时候山东绿化搞好了,你再改名字。”主席一说,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当主席同谷牧谈到山东革命史时,谷牧斗胆提出:党史上说王明路线造成白区党组织损失百分之百是不准确的,如果白区地下党没有了,在抗战初期韩复榘逃跑之后,一一五师挺进山东前,山东怎么会冒出那么多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呢?对如果尖锐的问题,主席也并没有在意。

  主席与谷牧在专列上交流,实际是听取汇报、考察干部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工作艺术。这与以后主席提携谷牧同志堪当大任是有密切关系的。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2. 吴法天:“为人民服务群”群主丁少龙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
  3. 最燃党课展示 | 是她!就是她!把党课率先讲成了一发“催泪弹”
  4.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2018-08-17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5. 李旭之:害人的虚假大学
  6. 鹤龄:就《为啥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有“大饥荒记忆”》与鹿野先生商榷
  7. 赴朝鲜参观旅行的一点心得体会
  8. 浅水龙:纯洁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9. 三个辩题:关于改革开放、贫富差距与劳资关系
  10. 吴铭:美国总统特朗普难道是我的“学生”?
  1.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2.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3. 斯大林为什么招人恨?
  4. 何新怒怼教育部:惊闻屈原已从新版历史教材除名
  5. 雨夹雪: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与其阶级立场
  6. 警惕茅于轼们的骗钱伎俩
  7. 涨价去库存走到十字路口:棚改,危险的信号
  8. 建国后谁向高干兜售春药引周恩来亲自过问?
  9. 郭松民 | 文怀沙的时代标本意义
  10. 张志坤:神州大地狗泛滥,这种现象值得谈一谈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0.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影视“热钱”大退潮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6. 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消防员痛哭不止!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
蓝月亮新闻 上城新闻 浣溪沙资讯 好商铺资讯 鸿运树资讯 福州在线 神之搜新闻资讯 柚子茶资讯 哈尔滨新闻资讯 社会新闻 凰羽资讯 龙堂国际新闻 御东郡资讯网 灵溪新闻 北京世纪花台资讯 卡资特新闻资讯 五月天资讯网 工薪族在线 狼牙山新闻 漳州新闻资讯 果子酱资讯 樱花资讯网 时代冰瞳娱乐新闻 龙城资讯 马鞍山文明网 手机音乐网 火星音乐网 海君商贸网 世佳音乐网